刺猬

有点懒,没有灵感绝对不会动笔摸鱼。

Muta圈目前持续活跃中。

另,在跨入新生文手的门槛试探。

同人偏爱不ooc的角色,纯剧情也喜欢。
…目前枯竭期。

回忆录

记忆逐渐恢复,情感慢慢涌现。
理智才开始回笼,就已经发现感性是承受了怎样程度的痛。

潜意识“我”和受害者“我”,真是个白痴。

要是现在历史重来一遍,我肯定会狠狠反击。

Cyhen依曟:

我的第二篇佣空文。

先画的图,再有了灵感写了文。依旧不成熟的文笔,欢迎各种意见。


“奈布,战争结束了”

“你不用再害怕了”

https://shimo.im/docs/1fcb285e258f4ecf/ 点击链接查看「光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果然好看。

Cyhen依曟:

“奈布,你想不想跳舞?”


这张图是我那篇《黑天鹅之羽》的灵感来源,好早之前画的,屯了好久,画了3个版本,都觉得这张更好看。

除了对tag有些懵以外,还是很喜欢的。

安礼和:

我有车马和夕阳。
车是枯木车,阳是山头阳。
枯木就在坡道以北。林丛垂朽,无人问津。晨昏鸦鸣。
夕阳在山头。
马车载着信封奔过,载马的人停靠在我的庄上。驯马休憩,马蹄上沾了一朵小粉花,被蹭掉了,掉在我东篱。
夕阳渐落,坡道映红,残阳余晖。架马的人看上去很年轻,方是年少奔波人。
我们攀谈,略去了寒暄与嘈杂。话语简单,没有烟酒和世道沧桑。唯夕阳余晖无限,腥风从何处吹过,洒满了我的田。
我看到草原,麦田边上接壤着大海。海两岸有山,蓝色的,被海水染。
接壤着的是绿麦田和大海,一条绿线和蓝线。麦田这边有几座荷兰风车。
蓝天、夕阳、草原、简单的电线杆。
日色已晚,架马车送信的少年欲去。他要到很远很美的地方,继续他的风餐露宿、无处归乡。
夕阳洒在他的手上,斑驳陆离,分外美感。
于是我一时无言可说。于是我让他走。他架上马车。他架上马车,渐远去。
马车上有一封粉色的信,被带着海腥味的风儿吹下。风车被带着转动。海一直如同静止。霎时我听到阵阵海浪涌来,自很远的地方。那一定也是一座小岛,一座有着马车、少年和草原的孤岛。

忘忧怀表

#特蕾西首戏。扩列

_
“啪!”香水瓶落地、摔碎了,浓郁的香气疯狂融入空气,排山倒海一般袭来。…真令人有些忍受不了。直到液体逐渐蔓延到脚边,我这么想到。

       小傀儡从来没有打碎过任何东西,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件例子。

于是我立马拿出修理工具,开始拆卸傀儡做一系列检查。…磁力系统并无异常,那么这次的失误原因究竟是什么?我的视线从傀儡那空洞的眼眶移开,它不能给我任何答案。

我望向一旁的父亲,他神情严肃,脊背宛如挺拔的泰山。顺着他的视线望向桌上的烛火,火焰忽明忽暗地在跃动   …似乎、有些奇怪,但说不清那种感觉是什么。

“尼克父亲…”
我起身向他一步步走去。我仿佛听到身后的傀儡发出轻微的声响,但不确定是不是幻听。没有回头是因为、我的注意力被桌上的怀表完全吸引,它不转动了?

      那是父亲最杰出的作品,从它降临于世起,就已经与父亲的生命链接在一起,它的灵魂注定永不停歇。

父亲开口了。

唔…这么晚了,还托我去买零件,看来是有什么极其重要的活儿?我跨出门槛,朝着商店的方向走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不对劲。附近的电磁波有问题!呃!…父亲…?

当我回过头时,一切都显得那么——苍白无力。_

爆破的冲击力将自己震得后撤几米开外,席卷着灰尘呛进内腔。咳咳…咳!分不清滚动的泪珠是经何而来,紧紧揪着被血浸红的臂膀,朝爆炸源踉踉跄跄迈开步子。

弥天的焦味扑面而来,大量机械废墟堆落在门口,身形一沉跪倒在地,伏于其上拼命地去扳弄。
     耳边尽是些惊呼声,意识逐渐消散…

——我活下来了,他死了。



是幼安。

安迷修问,是不是拍好照片,就可以被师父认领了?

“安迷修,头再抬起一点。”
这小家伙实在太矮了,蹲下来都拍不好正脸照。








要快点长大啊。

#MUTA入坑#

简单说几句。

也不能算称为安利,如果你也是虚拟歌姬翻唱填词同好,那就最好啦!

以后会持续更新。有想法和建议评论区和小窗欢迎。(后者我会更喜欢xx)

喜欢。

Natsuno_:

#凹凸世界# #cos# [全员向COS]

[怀着这穿越时空的思念,好想现在就与你相见。]

bgm:奥華子《変わらないもの》 K変わらないもの 

金:@修老虎 
格瑞:@十笙ss- 
凯莉:@安蕾__ 
紫堂幻:@羽落_竹在冉 
嘉德罗斯:@战五姬苍眠 
雷德:@梨子有毒_ 
祖玛:@和黄濑隐婚的睦吟吟吟 
银爵:@圆了一万圈的祈奈 
雷狮:我
卡米尔:@Ichinose境凛_ 
帕洛斯:@Akano_赤野 
佩利:@Unity_C-137 
安迷修:@LionHeart狮心 
艾比:@La-falaise 
埃米:@次-Borel 
鬼狐:@风过thorki_ 
莱娜:@思齐W 
安莉洁:@AKIMOTO帽衫 
神近耀:@-诠- 
紫堂陆:@宮崎欣子 
紫堂林:@秋本纪司 
小黑洞:@星子-真琴现任女友 
丹尼尔:@E子说多和我聊天会像我一样破产 
秋:@-秋-Aki- 

PHX:@许愿树0425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@乐神GETSU 

Staff:@小救星虚年 

协力:@AKIMOTO帽衫 @LionHeart狮心 @Mirin_見零 

今年份的夏日情怀团片1/1。趁着九月开学季的第一天肝了两个通宵终于把图给赶出来了,祝大家开学快乐!【x

人设来自猫菇太太的手书《在世界重生之后》,感谢太太的授权,手书在b站就能搜到,疯狂安利大家去看!

这部手书是17年入凹凸坑之后看到的第一篇最有感触的,想了很久架不住太喜欢以及情怀终于打算组团。题材参考穿越时空的少女,剧情由于前期拍摄的限制改了一部分,排版的时候也加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脑洞进去,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明白。

虽然还有好多没有做好的地方,但是还是很喜欢能和朋友们一起拍照的过程。一直在想如果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他们会是什么样子的,算是变相的满足了一下自己的私心w感谢参与这次团拍的所有人,高温下拍了一天所有人都辛苦了,谢谢你们。【鞠躬】

说起感触和后期的炼狱级一比前期拍摄的高温简直不算什么了,心里苦,不说了。【x
请大家感受我们的用心拍片用jio修图。

安迷修的梦境②

#续

安迷修感觉四肢百骸都在发出颤动,因为出来的这只不能被自己知识范围内所鉴定,倒不如说这更想科幻电影里出现的已灭绝动物。
视线骤然右移,停在它脚边的两只瘦小的动物尸体上。偏黑的血液覆盖使尸体已经模糊不清,还有未吞净的血液顺着它的嘴边滴落下来,自建筑物屋檐下的阴影而蔓延开了!
安迷修的左脚下意识后撤一步,还在短暂思考是攻是守,而怪物径直从安迷修身边走了过去。一股野生动物的不明气味扑面而来,又很快消失。

安迷修的眉梢依然蹙得一团,不明生物就已经令自己疑惑,更何况眼前那件暗黑建筑的入口已经不堪入目。

要不要进去?

安迷修几乎花了一秒钟时间考虑这问题。倒不是因为这里光线很暗,而是四处都散发着令人极其不舒服的颓靡气息。温度不高,但这股不适感还是令安迷修解开了一点领带,“嗒啾…”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液体,安迷修低下头,冷不丁被那“液体”喷射的东西搞了满脸,后退一步便急忙擦干眼睛。

意识十分沉重,就连身体也不受自己控制,完全使不出多大力气。但却能感受到周围有活的生物在散发那股暗黑气息。

…好难受,想要醒来…。

((在考虑要不要在这里放个车))

“其实,在下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这里是我的梦境,而你们是居住在这里的……我…找不到回去的办法了。”

这里站了许多友善的居民,但没有人相信自己,甚至有个别人已经开始害怕他并称他是疯子。人群散去,只留安迷修一个人在原地。

但有一个声音,他显得不那么质疑安迷修,反而早就预料到事情会这样。
“我虽然理解你,但我终究不是你,是完全属于这个世界的。”,“快回去吧。”
安迷修驻足原地,迟迟不肯照这个声音所说的离开,甚至不知道要回哪里。
不过对方似乎不留安迷修思考的机会。

当安迷修感到在床上无法动弹时,压抑不住这种被黑暗包围的感受,便张口喊出声。

不要,我不想离开这里。

— —— —

午间广播又照常播放起乐曲,睡眠再深的人也难免会被打扰。

乌鸦短促地啼叫一声。四周开始喧闹起来。

安迷修的梦境①

#安迷修的梦境产物。无厘头剧情慎入。

安迷修最近喜欢上了沙盒游戏,并且每天坚持完成村庄任务。

但是今天中午有点太困了。最后一个任务:主世界钓鱼×12。安迷修在估测,大概在钓第几条时会睡着。

意识轻微迷糊,指尖的手机荧屏还亮着,“嗡”声提醒游戏中有鱼上钩了。指腹软绵绵触到游戏界面的触发位置。

意识逐渐昏沉 …“啪”,鱼线断了,鱼儿逃走,荧屏在同一时间熄掉。

— —— —

“你来了,好久不见。”敦厚稳重的成年女性嗓音有些干,但语气却十分平和,看起来就是店长了。停顿手下收货的动作转头瞧她一会儿。这时有一位女士进来了,正在与店长交谈,途中店长有些急促地叫唤了安迷修一句,但同时安迷修也发现店长为何叫唤他。“上回的货,的确如你所说差一件。这回别忘了拿走。”

安迷修拿起物件草草检查一遍,却没想到里面东西差点散了出来,但是他却不为所动,“好的,劳烦你了。”
正当快走出这里时,那位一直同店长交谈的女士有些粗鲁地抓住了安迷修的袖口,看起来有些焦急。“等等,这件货请买卖给我吧,我回去拿钱。”抛下这句话便急匆匆跨出了门槛。

乌鸦短促地啼叫一声。四周更加寂静。

安迷修下了床,浅浅回忆方才的梦。感到这一场梦使他很疑惑,正当他理所应当般准备出门,发现这不是现实世界,因为他留意到桌子上放着梦里的物件。

难道要那位女生拿走这东西,我才能真正醒来?
安迷修朝门外张望:那位女士要多晚才能回来。这时门外有一样建筑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散发着危险的暗黑气息,有些可怕。仔细侧耳聆听,里面好像还传来某种咀嚼声,这令安迷修更加疑惑,并且他确定,里面肯定不是什么善类。于是随手将物件放在台上,便一脚迈出去,头也不回地向着那栋低矮的建筑走去。

“…!”安迷修还没完全接近黑暗的建筑,便发现在屋檐下阴影外的部分,已经开始沾染血迹,视线自下而上,盯紧黑暗中某处活动的东西。

出来了!!